道海无涯四个字代表的虽然还不是沧澜大陆的巅峰,但也相距不远了,当年王天云凭借这个境界的修为,镇守边线多年,蛮荒虽然有心进犯,但碍于实力有限,始终不能得手。

    如今沈星魂也是这个境界的修士,已经追赶上了师尊的脚步。

    自在天休息片刻,不敢停留,带着沈星魂一晃在大殿之中消失不见,出现的时候,已经来到了蛮荒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片荒凉,自然也是大阵的根基所在,他需要沈星魂确定一下到底如何才能修复此阵,以免圣主真的逃出来,到时候生灵涂炭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沈星魂站稳身子之后,不去考虑其他,直接施展了紫薇天目,这瞳术可以破开一切虚妄,直达本源。

    在沈星魂的双目中,阵法已经不再是阵法,而是一个个符号,但是很奇怪,这些符号根本就不是他九十九个符号中的。

    他差异,原来世间并不是只有那九十九个符号而已,这些一看就不是临摹出来的,而是与那九十九个一样,都属于本源。

    这一下沈星魂心中便有些慌了,想要掌握阵法符号,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,以他的天份和悟性,估计需要个十年八年的,到时候恐怕圣主早就已经脱困了,所以只能想其他办法。

    记住了这个阵法之后,沈星魂示意自在天可以离开了,自在天在这之前一直在施展神通隐藏二人的气息,以免被圣主发现,出现变故,现在沈星魂示意离开,他带着沈星魂消失不见,又回到了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可有把握?”

    关于阵法,沈星魂绝对算得上最强的了,但是此刻也只能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阵法之复杂,是我前所未见,现在想要研习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有别的方法吗?”

    沈星魂沉吟片刻,如今想来确实只有一个办法了,只不过这样做的话代价太大。

    “确实有一个办法,不过我不希望如此!”

    自在天略一沉默,开口说道:

    “此事事关整个沧澜大陆,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,我都不会犹豫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确实,此事事关沧澜大陆存亡,不过我的办法也同样会让大陆元气大伤,不知道多久才会恢复呀!”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,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困住圣主,当然能灭杀了他最好!”

    沈星魂深吸一口气,对自在天说道:

    “不知道自在天听没听过众生灭天大阵?”

    自在天摇了摇头,他虽然活的时间足够,而且修为很高,但是关于阵法,他真的了解不多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及其残忍的大阵,需要我亲自布置,而且此阵需要众人献祭生命,献祭的越多,阵法威力也就越强,而且还与献祭人的境界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想要此阵达到能够灭杀圣主的级别,我猜想恐怕到时候沧澜大陆剩不下几人了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,难道没有其他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沈星魂摇了摇头,有些事虽然有心,但沈星魂毕竟不是无所不能,这些阵法符号他并没有接触过,根本就不懂,所以现在他所能想到的只有这一个办法,那就是献祭沧澜大陆的所有人,构建一座众生灭天大阵。

    此阵一旦成功,威力无穷,沈星魂有九成把握可以灭杀圣主,只不过这需要付出的代价同样很大。

    似乎是做好了决定,自在天暗自叹了一口气,对沈星魂说道: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了其他的办法,非要迈出这一步的话,我也没什么可说,不过是一死而已,既然我等不是仙人,就难免会有一死,哪怕身为天尊也不例外,如今我等一死还可以为沧澜大陆留下一个未来,如此也算是死得其所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自在天并没有抵触沈星魂的话,反而赞同他的想法,身为修士,固然追求的是问道成仙,但是有些事情比问道成仙更重要,那便是守护

    试问哪一个修行之人踏上这条路的最初目的不是为了守护某些东西。

    沈星魂当初想要守护的是沈家,是紫鸾,是自己的性命,最后终于走到了现在这一步。

    虽然随着境界的提升,他的目标发生了改变,可是不能否认,如果失去了他想要守护的东西,那修行一途便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他是这样,王天云是这样,自在天也是如此,这是修士的命,看似强大,但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,都是为了想要守护而已。

    如今,沧澜大陆之危,是所有人都需要一同去守护的,不管年纪大小,不管修为如何,他们都需要付出一点力量,发出一声呐喊,实在不行,那便献出生命也罢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自在天叹了一口气,事情突然变成了这样,是谁也想不到的,现在他要做的便是让沧澜大陆之修献祭生命。

    随后便有法旨出现,传到了每一个沧澜大陆之修手中,向他们详细的说明了事情的紧迫,而且也告诉这些人,需要献祭生命。

    沈星魂看着殿外的那面镜湖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似乎在期待有身影出现在此。

    自在天法旨虽然传出,但是性命毕竟是自己的,不可能因为一道法旨,说献祭就献祭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第一日,根本就无人来此。

    畏惧死亡是正常的表现,哪怕知道早晚都会死去,但是很少有人愿意选择有意义的早日离开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第二天正午,终于这里出现了修士,最开始是四宗的宗主,在他们身后,是浩浩荡荡的四宗修士。

    “四大宗门拜见自在天!”

    “为了我沧澜大陆,我等愿意献祭!”

    这声音传出,几十万人的呼喊,足以震慑天地。

    自在天点了点头,这每一个修士连上都带着坚定,他们知道此次必死无疑,但却没有犹豫,跟随着宗门长辈前来赴死。

    这些人有沈星魂熟悉的,也有他不认识的,看着那些熟悉的脸,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布下大阵。

    “请沈兄布阵!”

    叶无秋也在人群之中,他高喝一声,随后所有沈星魂认识的人都开了口。

    不管是玄宗弟子,亦或者其他三宗的修士,还有随后赶来的那些小宗门之人,他们都明白这个道理,他们现在这么做是为了给沧澜大陆留下火种。

    无一例外,这里的修士修为最低也在道台境界,剩下的都被留了下来,还有十六岁以下的孩子,也不能参加这场大战。

    第三日,人族这里已经集结完毕,将近五十万众,浩浩荡荡直奔蛮荒而来,并非为了入侵,而是要彻底灭杀圣主。

    这才是无可避免之战,必须分出生死。

    蛮荒这里在啸月狼王的安排之下,居然集结了百万人还多,同样是留下了修为较低之人,并且送到了人族区域,一旦开战,这里将会变成炼狱,所有人可能都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战无可避免,他们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为了这沧澜大陆,为了后辈人还可以在此修行。

    距离蛮荒的皇城越来越近,自在天来到沈星魂身边,开口询问他。

    “你布置阵法需要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沈星魂略一思考,答道:

    “可能需要半个时辰左右!”

    自在天点了点头,好自在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争取时间就交给我们了!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还未到蛮荒皇城,便有一只巨大的手掌伸出,直奔人群而来,要先灭杀一些人。

    自在天大喝一声,直接迎了上去,于此同时,人群之中还有两道身影冲出,直奔蛮荒皇城。

    自在天独自面对那巨大的手掌,随后蛮荒皇城也传出打斗之声,随着啸月狼王与六如的加入,现在是六人对开圣主一人,再加上他被阵法压制,隐约之间形成了势均力敌之势。

    不过自在天却是让沈星魂立刻布阵,因为看似双方势均力敌,但是他能感觉得到,那圣主的力量越来越强,恐怕一个时辰之后,这六人联手也远远不及了。

    沈星魂没有犹豫,快速布下大阵,如今他可以将九十九个阵法符号全部刻出,如今阵法已经布置妥当,但是还确实一个阵眼。

    阵眼是大阵最关键的部分,而且这众生灭天大阵与众不同,必须要活阵眼才可激活。

    如今能够成为活阵眼的人只有沈星魂一个,他本身是道海无涯的强者不说,单单是肉身的强度,他已经快要比肩天尊了,而想要成为阵眼,必须肉身足够强大,能够承受得了众生的气血之力。

    现在沈星魂必须成为阵眼,于是他迈步走入其中,随后瞬间开启大阵。

    看到阵法开启,众人知道要怎么做,他们全部走进阵法的范围,然化作血雾消失不见,什么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熟悉的人一个个消失,沈星魂心中悲痛万分,但是却不能改变什么,他们要灭杀圣主,必定会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,所有人都消失不见,皇宫那里也传出巨大的爆炸声,六道身影狼狈的飞出,随后一个更强大的身影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!我要毁了这里,我要杀光这些贱民!”

    六道身影没有犹豫,直奔沈星魂而来,瞬间进入了阵法,但是他们的修为,现在的阵法威力还不足以将其化作血雾,于是这六人居然选择了自裁。

    六片血雾的加入,使得阵法威力达到了一个极点,其威力足以让所有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加上沈星魂这个活阵眼的存在,阵法自然是可以移动的,瞬间来到了圣主面前,将其困住。

    圣主先是一愣,随后吼道:

    “还想困住我,看我不毁了你!”

    圣主确实强大,居然要撕裂大阵逃出去了,在这个时候,沈星魂狠狠咬牙,暗道一声爆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这众生灭天大阵直接爆炸开来,不管是里面的圣主也好,还是沈星魂也罢,全部都承受不住这样的爆炸威力,圣主直接烟消云散在阵法之中,沈星魂被炸出很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那沧澜大陆原本属于蛮荒的区域彻底消失不见,这一战虽然沧澜大陆赢了,但是付出的代价太大。

    大战结束,沈星魂幸运的没有死,在最关键的时候,自在天滴入他体内的那一滴金色液体起了作用,护住了他。

    如今沈星魂成为了沧澜大陆剩下的唯一一个道海无涯之修。

    修士的岁月很快,转眼之间五百年过去了,这一天沈星魂正在讲道,突然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出现在沧澜大陆之上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去,深吸一口气,喃喃自语道:

    “这天门我是该去闯一闯了,师尊,等着我!”

    (五九文学网 www.59pk.net)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