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末日之后,很少吃过这么丰盛的东西了。∮,”看着一桌子的肉食,周娜感叹了一句,“这一桌子的菜让给我感觉是末日之前朋友聚会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可能吃肉的日子越来越少了。”张逸飞也顺着话茬应了一句,“这肉类越来越少,我们现在也都没进货渠道了,那些养殖场全部关闭,没有饲料供应,猪牛羊什么的都养不活,放养的话,野外的坏境也不允许,现在的肉类供应全靠库存,吃一块少一块,三五个月还能靠得住,估计一两年之后我这里也得关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一两年呢。”周娜听到张逸飞的话,笑了笑,吃了一块酱牛肉之后说道:“还得是说大老板有想法,我们这些平头小老板姓,一般都是想着明天该怎么过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周娜的调侃,张逸飞笑了笑。

    而前者继续说道:“对了,不跟你开玩笑了,跟你说个正事儿。三个病号里的那个小姑娘,跟你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跟他没关系,跟我有关系。”辣馍半天不说话,此刻终于接上了话头,虽然三个人中间他伤势最重,但是丝毫没有遵从医嘱的意思,白天才处理了伤口,身上还挂着吊瓶呢,这就又凑过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的是,估计也是身上疼的厉害,倒是没沾酒肉。此刻嚼着没什么味道的白面馒头,一边问道:“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有严重的精神创伤,表现为自闭、失语、思想极端,对陌生人缺乏信任感。”

    “缺乏信任感吗?”辣馍想了想,那姑娘似乎对自己挺依赖的,那天还好好过了一把当英雄的瘾来着,“没有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病有法治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就是干这个的,不过这种精神疾病。一般需要长时间的调理……”周娜说这话的时候,张逸飞感觉她虽然在看辣馍,但是很显然注意力在自己这边。

    这其实是一种试探,张逸飞也理解她的意思。虽说现在医生比较吃香,但是如果没加入什么势力组织的话,其实也是朝不保夕。没势力去保护,你去给人救治,治好了还好,治不好人家说不定就要迁怒于你要了你的命。

    而且这种事情,不说风险。而且很不稳定。

    张逸飞的为人她已经清楚一些,而且日久大家都是朋友,以后有什么差错也好说话。而且这里吃穿不愁,怎么说都比自己单干强一些。

    而张逸飞这里也恰好缺了医生,就干脆借坡下驴的道:“那你留下帮忙治治呗,反正我们这也不缺你一个,放心,价钱好说。而且如果你有医生朋友,也一并叫来个三四个。最好内外科的都要,谁没个病啊灾啊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你要几个人啊?”听到张逸飞这边应声,那边周娜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三五个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我帮你问问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打那天吃饭之后。周娜也就留在了食品厂之内,不过和工人一样,白天来,晚上回家。两天后她同行的多了三四个男医生。都是以前在医院的时候认识的,相互熟人介绍,一来二去也都到了工厂之内。

    工厂内一切还算平静。只不过那夜的浩劫,工人死了一部分,人手有点不足——不过这年月的,最不值钱的就是劳动力。

    那天的虫灾市区不知道死了多少人,从后来张逸飞上街的冷清程度来看,怕不是有个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至于军队那边的死亡数字,可能就更高了。

    不过具体的战果老百姓不知道,张逸飞也知道的不是很清楚,只知道寄生体赢了,不过应该赢得很惨烈,这段时间收到的信息很多都是外地的寄生体过来补充损失的。

    封城还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城市,不谈别的,光从军事上来说,是比省城都重要不少的。

    而且因为劣种的存在,这座城市目前就更是岌岌可危了。

    不过张逸飞倒是不管这些,只要不关他的事情,基本上他什么都不管,只要了解好自己的处境就行了。

    张逸飞这边,他产卵的速度稍稍慢了下来过了好几天了也没有丝毫的反应——由此也推断而出,他的产卵速度是跟猎杀劣种是有关系的。

    而除了产卵这边的事情,自己的卵虫也全部孵化,甚至这几天以来,剩下的也都寄生完毕了,唯独还留下那个大个头的没有寄生。

    那虫子的虫卵就比别的虫子个头大,这孵化出来之后,也比其他的虫子大了不少,而且成长时间更长,所以最后唯独留下了它。

    为了配合这个明显不一样的虫子,张逸飞这几天也是亲自上街找宿主。好虫得配上好身体才能发挥出来最强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而这么几天之间,张逸飞好的身体没找到,倒是找到了一个军官。

    这些天来城市内出现了不少隐匿起来的逃兵,那场虫灾之中,不属于寄生组织军人死亡太多了。而在灾难来临的时候,也有些纪律不严明或者中途看到实在没办法胜利,就不想枉死逃生的士兵。

    毕竟没有防护服的士兵面对虫灾简直跟老板姓没什么大的区别,面对灾难有人逃跑很正常,虽然大部分逃不出虫子噬咬的区域,但是总有些幸运儿给逃了出来。现在这情况,这些逃兵其实也逃不了多远,没有公路,没有汽车,外面又没有吃的,还全是毒虫什么的,他们就只能逃进市区之内。

    这些天张逸飞出门的时候,倒是抢了一些这些人的武器。最后抓住一个军官的时候,突发奇想的,想让自己最后一个虫子寄生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目前这些天来,他对自己的寄生体有了不小的了解——毕竟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,他经过这么些天的接触发现,这些人是绝对忠诚于自己的,在发现这忠诚之后张逸飞甚至胆子大了点,旁敲侧击的问了他们一些关于自己和寄生组织冲突的一些问题。

    结果答案很是让他满意。

    于是他心中的念想也就更多了些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五九文学网手机版 m.59pk.net]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